“先干为敬” 原来一直用错了

2018-10-23 16:38:37来源:法制晚报
字号: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老北京人的用餐规矩,实在是真不少,但却反映出老北京人朴素的心理和几百年来养成的饮食文化风俗习惯。饭桌上的文化,就是“饮馔文化”的通俗叫法。老北京饭桌上各种礼仪十分讲究,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折射出老北京的价值观念,自觉或不自觉地构筑了具有“礼”、“孝”、“德”、“教”为内容的饭桌文化。    

坐相儿

怎样安位?  

家里人坐一起吃饭,坐席是必须遵守规矩的,年龄和辈分最大的长者要坐主位,然后再依次坐。不过有个例外,因为大孙子受偏爱,所以有时也可以挨着主位而坐。但坐的时候不能坐比长辈高的椅子。家里其他人常常是夫妻并排坐的。但如果一桌坐不下,分成两桌或若干桌,也会分成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如果专门招待客人,客人可席于主人左右,另外还有主人专门请的陪席。  

请客吃饭对座位的安排讲究更多。安位,首先要确定主位。主位通常坐北朝南,不管方桌还是圆桌,正位都在正中。但是很多场合,桌子并不好分辨是朝北还是朝东,怎么来确定主位呢?以门为标志,正对着门的是主位。    

主位确定后,再按“尚右”即“右为上”的老礼儿,依次安排座位儿。为什么以右为上呢?“尚右”的老规矩从商周时代就有了,即以右边的位置为尊,室内以西为右,宴请尊贵的客人,要坐西面东。    

一坐到底    

在饭桌上,只要坐下,就不要挪地方,一直坐到散席。老北京人认为,聚餐时的座位虽然是按长幼和辈分来安排的,但只要您坐下,就按《易经》八卦来定位了。这些定位,对人的运势来说并没有好与坏之说,但老规矩告诉你:定位后就不要再动了,如果您再乱挪位子,那就会乱了运势,倒霉随之而来。    

抛开所谓的运势说,从礼仪的角度说,在饭桌上乱挪位子也是对他人的不尊重。因为在原来的位子上已经占用了一套餐具,挪地之后,餐具很可能混淆不清,给他人造成困扰。即使原本这个位子是空的或者有人提前离席空出一个位子,也不能随便坐到空出的位子上,因为您影响了同桌其他人的就餐氛围,是对他人的不礼貌。在没有客人的情况下,作为家长也要给孩子树立这样的规矩:吃饭就要老老实实在一个地把饭吃完,那种端着碗满处跑的,搁到过去是要饭的。    

不能一只手放桌下    

老北京人在吃饭时还有一个看似“奇怪”的规矩:吃饭时不能一只手放桌下。这是为什么呢?老北京人待人接物,讲究有什么话放到明面上说,忌讳在底下或背后搞小动作。一只手拿筷子吃饭,另一只手也应该放在桌上。如果这只手放在桌下,会有在桌子底下背着人搞小动作的嫌疑。所以,为了免遭人怀疑,同时也为了对同桌的人表示礼貌,吃饭时千万不要把一只手放桌下。有人会问了:两只手放桌下行吗?行!但不能一只手。    

吃相儿 

不能吧唧嘴    老北京人对吃饭时的“吃相儿”,是相当在意的。比如吃饭的时候不能狼吞虎咽不能发出很大的声音。人吃东西不可能不出声儿,但如果有人故意或无意地拿上嘴唇去碰下嘴唇,舌头在嘴里搅动,发出一系列“吧唧吧唧”声儿,就会影响到别人吃饭的胃口,就是没规矩的表现了。吧唧嘴的声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猪吃食的声音,而且还有一股穷酸相儿,所以成为北京人的大忌。到全国各地,饭桌上的吧唧嘴都是被人嫌弃的。    

另外,也不能在饭桌上大聊特聊,更不能大声喧哗打打闹闹。正所谓“茶余饭后”,为什么要说“饭后”呢?正是因为吃饭时是不准说话聊天的。    

吃饭不能舔盘子碗儿    

在老北京,家里不管贫富,都有吃饭不舔盘子碗儿的老规矩。有钱的人家不愁吃喝,自然不用说,就是穷苦人家也有这一项规矩。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不会出现因为缺吃少喝才舔盘子碗儿的情况,但小孩子有时遇到自己爱吃的或者觉得好玩,常常把吃剩的盘子也要舔上一舔。    

为什么要立这么一个规矩呢?一是舔盘子碗儿的样子不雅观,家里的猫和狗才会有这种习惯。二是按迷信的说法,晚辈舔盘子碗儿会让家里人一辈子受穷,吃不上饭。过去要饭的叫花子才喜欢舔盘子碗儿。    

话茬儿 

添饭忌说“要饭”    

老北京人在吃上,有许多有意思的忌口儿,比如不能说“完”、“蛋”。在老北京,臭豆腐可以说,肉丸子却不能说,得换个说法叫“狮子头”;鸡蛋也要回避,炒鸡蛋说成“摊黄菜”,鸡蛋汤说成“甩果汤”。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是避讳谐音。丸子的“丸”和“完”同音,意思不吉利。“蛋”甚至还是骂人的话,如滚蛋、混蛋等。    到了今天,鸡蛋在饭桌上已经不是大忌讳了。老北京在饭桌上说话还有一些其它老规矩,比如碗里的饭吃完了,不能直接说“我吃完了”或者“我吃没了”,而要说“我吃好了”。如果还想再来一碗,不能说“我还要饭”或者“再要一碗饭”,而要说“麻烦您,再帮我添点儿饭”或者说“请帮我加点儿饭”。    

类似的,在饭桌上去厕所要换个婉转的说法,不要讨论不吉利的事,这些都是大家很熟悉的,这里不再赘述。  

 被曲解的“先干为敬”    

“先干为敬”的劝酒方式是从传统文化里延伸出来的。喝酒时,主人必须先于客人饮酒,是为“献”。这种礼俗起源很悠久,主人先饮,包含了向客人暗示“酒里无毒”,可以放心饮用之意。主人饮过之后,客人亦须饮酒以回敬主人,是为“酢”,亦称“报”。之后,主人为劝客人多饮,自己必先饮以倡之,是为“酬”。客人在主人饮过之后也举起酒杯畅饮,是为“应酬”,即以此回应主人的厚意。这样的礼俗慢慢延伸下来,就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先干为敬”。现在人们在酒宴间也都是先行酒于宾为敬,为了劝客人饮酒,主人常自己先干一杯。    

除了向客人表示诚意,先干为敬还有一个意思是“我先喝了,因为我并不知道您的酒量,所以您喝多少,自己看着办,我并不强求”。现在这个老规矩已经被曲解,变成我向您敬酒,我先干为敬,您也必须干掉,否则就是对我的不敬。这样做其实是不合规矩的,因为敬酒是表达敬意,而不是劝酒。非让别人干掉,就是强人所难了。    (法制晚报文/陈品  制图/廖元)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