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贵州千户苗寨,观苗银映月,赏苗绣缝花

2018-12-14 13:36:46来源:海外网
字号:

“站在高高的苗岭上/眺望四方的青山秀水/座座苗寨美如画/条条江河似飘带/任妹嫁到哪一方/哪方景色都一样”。古老的苗族情歌如春风般吹遍祖国西南,嘹亮音韵缭绕绿水青山,接待远方的客人踏上这片宁静的土壤。

1.jpg

地图上的北纬26°,东经107°,烟雾缭绕,青山绵延,夜风微凉,远方的音韵回荡。这里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县——世人盛赞其“天下苗族第一县”,是一片“神奇净土,多彩天堂”。

纵观苗族的民族史,是一部荡气回肠的迁徙史。据《山海经》记载,在远古时期的涿鹿大战之中,蚩尤率领的九黎部落被炎黄二帝打败,他的子民一部分并入炎黄部落成为华夏民族,余下的便迁徙至南方成为如今苗族的祖先。而后又历经历史上的五次大迁徙,才有了如今小隐隐于山,于一山一水一炊烟中安详度日的千户苗寨,万家苗民。然而由于动荡迁徙不断,苗族分散的文化难以传承,着也使得苗族成为了一个没有统一语言与文字的民族。然而勤劳聪慧的苗族人民,仍是用手工艺术的形式将民族文化镶嵌其中。如今这些古老艺术也被列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就包括苗族银饰锻造技艺与苗族刺绣。

苗银映月——吴水根大师的“锻造人生”

什么样的美,出自什么样的锤,苗银匠手艺人最有把握。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锻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吴水根,是黔东南台江县施洞镇人,他从八岁开始学银饰,专注于苗银技艺三十余年,如今是吴家银饰第八代传承人。在他静心沉气的铁锤下,打出的银器,极具能量与气韵。一片银就能打一把壶的匠人,没有人知道叮叮咚咚的锤银声,是他一生时光中,敲了多少锤,才练就的技艺

2.jpg

 

吴师傅的家并不大,“贵州民间工艺大师”、“贵州省劳动模范”等荣誉贴满了家中客厅的墙壁。在他的银器陈列间中,他亲自锻制的银饰作品琳琅满目。而在庭院入口旁一间不足五平米,老旧昏暗的小屋子里,则摆放着简单的几样器具——一盏灯,一把椅子,一张石桌,一个工具箱。那些数不胜数的精致银器,就是在这里诞生。吴水根师傅坐上小椅子,拿起钉锤,如同他过往生涯中无数次的锤炼一样,向我们诠释了苗银技艺的精湛绝活。

3.jpg

想要锻造好银器,首先熔银就是个漫长的过程。吴水根先用火钳夹了块木炭点了根烟,然后边悠闲地抽着烟边缓缓地拉着风箱。当铁杯中的碎银化成了红色的银浆时,他拿起窗边的空心铁棍,深吸气对着铁棍猛吹了一口气。瞬间,一串串火星从熔炉中冒出在空中四散飞舞——这个过程叫去杂,目的是把银浆中的杂质吹走。火灭后,只要掀开凹槽,一根细长的银条就出现在眼前了。而熔炼只是银器锻造的第一步,此后还要经过压寥、镂刻、焊接、编织等几十道工序才能完成一件作品。“做银器一定要有耐心,我常常一个人坐在这,一敲就是十几个小时。”吴水根师傅慨叹到。在如此精细的手工技艺下,每一件苗银饰品都独一无二,无可复制,更彰显其独特的价值与魅力。

几十年的匠心锻造,使得吴水根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银匠,上门的生意也越来越多,日子也越过越红火。然而一人富不算富,施洞镇当地的老百姓大多仍处在贫困之中。为此,吴水根凭借银饰、刺绣加工技术带领和帮助广大农民群众脱贫致富。他利用自己开办的银饰公司,通过收徒弟、请帮手等形式,传授了一批年轻艺人,成功带动许多村民通过银饰加工脱贫致富,而她的女儿吴春秀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女银匠师,让苗银技艺从一枝独秀到春色满园。

苗绣缝花——绣娘欧东花、李敏的“锦绣年华”

“我是蝴蝶妈妈的女儿,对苗族文化和苗族服饰有着浓厚的感情,这些民族服饰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欧东花是土生土长的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县老屯乡长滩村人,身为民间高级工艺品美术师和欧东花苗族服饰博物馆馆长,她踏上苗绣从艺之路已有40余年,仅靠一根根针、一缕缕细线,在苗绣艺术的大舞台上,欧东花“绣”出了锦绣河山,也“绣”出了精彩人生。

4.jpg

从8岁开始,欧东花就跟着祖母、母亲学习刺绣,她不仅熟练地掌握了苗族传统的平绣、打籽绣、堆绣、叠绣、贴布绣、马尾绣等技艺,难度极高的施洞破线绣也不在话下。

   19岁时,欧东花为了追求更高深的刺绣技艺,自筹资金奔赴黔东南州各县市以及云南、广西、四川和等少数民族地区收藏苗族侗族等少数民族传统工艺品。为了收集最古老的苗绣服饰,她曾跋山涉水,徒步七八个小时,只为赶赴苗家村落购买下完整的服饰。1998年,欧东花前往丹寨县收集服饰,但由于价格被哄抬,丈夫因担心家庭经济困难而组织她购买,为此两人大吵了一架,欧东花的执著气得丈夫把她一个人落在村里。但最终不忍心还是回来接欧东花,两人决心共同买下这套珍贵的服饰悉心收藏。20年过去,时间证明欧东花当年的决定是对的。如今这套“丹寨苗族盛装”成为了黔东南仅有的超短裙苗族盛装,不仅是欧东花博物馆内的经典馆藏,更是记载着苗族民俗的典籍,成为推动苗学研究发展的重要依据。

2013年,欧东花汇集数十年的心血,投资200多万元,在凯里市苗侗风情园打造了一座占地约1460平方米“民俗服饰博物馆”。藏品包括苗族刺绣、银饰、蜡染、挑花、织锦等,其中不乏奇珍孤本,除此以外,博物馆里还收藏了壮族、彝族、瑶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的艺术品,具有极大的历史价值和人文艺术价值。“我想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苗族的文化丰富多彩。”

至此,苗族刺绣的工艺能以实体形式面向世人,让苗绣走进更多人的生活之中。欧东花不仅为苗族民族服饰留下了一座博物馆,更她自己成为了苗绣技艺活的博物馆。在她身上,流动着苗族文化的匠心与传承精神,让人钦佩动容。

离开繁华具有民族风情的黔东南州府凯里市,我们来到了坐落于雷山镇青山绿水稻田间的恬静苗乡——猫猫河村。初秋的猫猫河村风吹稻浪,遍地金黄,山区云雾缭绕,烟雨迷蒙,一派“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空灵景象。而在这安宁的古村落中,藏着苗绣最古老的绣法——双针绕线绣,更住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巧绣娘——李敏。苗族是没有文字的民族,但以针为笔,以线为墨的苗绣被称为“穿在身上的史书”。38岁的绣娘李敏,聪慧、勤勉又善良,是年轻一代绣娘中的佼佼者,成为猫猫河村苗绣的领头人。

5.jpg

在生产力原始落后的苗寨里,男人们大多外出务工养家。而留守在家的女人们则一生都守候在这山水间。白天她们需要到山坡上和田地里干农活,此外还需要照顾孩子、做饭、养家禽。而每到夜晚,忙碌了一天的苗寨女人们终于有了些许闲暇时光。疲惫过后,勤劳的苗族女人们也不忘捡起拿手的绝活儿。巧绣娘们围坐在美人靠前便拿起针线开始刺绣。老绣娘和年轻绣娘用苗话交谈着,歌声从远方飘来,风吹过堂屋,吹过美人靠,一针一线的技艺在此间得以传承。

虽然生活仍然贫瘠,可美丽贤淑的绣娘李敏却总是笑靥如花,她常常觉得幸福。“不用像以前一样,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现在能留在寨子里,照顾婆婆和孩子们,还能和姐妹们在一起,种地绣花,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6.jpg

7.jpg

入夜,千户苗寨的明亮灯光闪烁,置于夜幕中如同璀璨繁星,让人不敢声张,恐打扰这静美夜色。在贵州非遗探访之旅中,我们追寻千户苗寨,观苗银映月,赏苗绣缝花。在非遗文化的手艺之路上,每个人的努力都如同一盏明灯,我们终将汇聚更多力量,待到群星闪耀时,点亮这片文明的夜空。(图文:陈思涵)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