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非遗绝技却无法养家糊口,她在尝试带扎染走出一条新路

2019-03-13 11:57:00来源:海外网
字号:

循着苍山的山脚行走,十九峰十八溪浸染了肥沃的海西土地,变幻的玉带云化作靛蓝布匹上的白色图样,落在白族小村周城里。漫步周城的街头,家家户户做扎染的景象如蓝天白云的柔软梦境包裹着慕名而来的游客,也包裹着白族阿妈们的新生活。

年轻的白族阿妈杨春燕接到了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听说“守艺”合作社的扎染越做越好,有人想邀请杨春燕到北京开设专门的工作室。

然而两年前,在杨春燕的家乡云南大理周城村,扎染这项传统的白族民间手艺,却在传承与发展的联结点陷入了僵局。

1854cb6c0e7c6625eff10df3ad3710d_副本.jpg

大多数人对扎染技艺一无所知

“不就是几块印花的棉布吗,能卖一百多块钱?”在杨春燕开设的、位于大理古城扎染店里,几位四川来的游客怎么也不相信,一块蓝白相间的棉布竟然能卖如此高的价格。杨春燕费尽口舌解释半天,游客们始终认定这是现代印花工艺做出的产品。

“今天我不收你们一分钱,一定要让你们明白什么叫扎染。”杨春燕拿出几块手帕,带着几个游客一步一步从绘画、打眼、扎花再到染色,当最终的花纹在女孩们面前呈现时,她们的一切疑问都被打消。

af2a459d9946e0e372a77215c8e5199_副本.jpg

扎染的认知度很低,相似的靛青白花,扎染常常被游客错认成贵州苗家的蜡染。而更为严峻的事实是,绝大多数的人对扎染技艺一无所知,更无从了解制作扎染背后的艰辛。

扎染这项古老的技艺,在史料记载中出现于千年前的叶榆(今大理),一直在大理周城、喜洲世世代代的白族人民中承袭着。苍山洱海间,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一切带有原始而自然的美丽都成为劳动人民创作扎染作品的灵感来源。撷取苍山脚下生长的板蓝根,捣碎成汁液,加入石灰水固色发酵,靛青色的染缸就成了一户扎染人家最宝贵的财产。

农闲时节,勤劳的白族阿妈就会拿出针线,在画好的花板上扎出纹样,将染料借助花板的空隙刷在布上。布匹经过沸煮、晾晒,白底蓝花便悄然绽放。在蓝花之上,以棉线穿缀缝缚,扎结成“疙瘩”,再浸入染缸,反复轻揉浸染。待清水稍加漂洗,拆开棉线,原本被束缚的部分白花跃然。

1656bb62fbc9c2f3f76a4928a8e4b6a_副本.jpg

在当地的白家人中流传着一句话:“有钱难买出缸绿”,即染料陈放时间越久,染缸中的颜色越是绿如翡翠般浓稠,则染出的花色越是艳丽。据杨春燕讲,扎染的时间更是讲究,一天之中,清晨制作的扎染颜色最鲜;四季交替中,又以冬天的扎染为上品。扎结手工过程的随意性和染制过程所需的“天时地利”,使得每一件扎染都是独一无二的。

全职做扎染根本没法养家糊口

幸好,随着大理扎染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不少学习美术的年轻人慕名来学习扎染,来自北京服装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院校的学生驻扎周城,借助扎染工艺,完成自己的毕业设计。对于这门手艺能给年轻人的创作帮上忙,杨春燕也感到很高兴。

来学的人多,可真正能坚守下去的年轻人很少。“我们本地做扎染的,大多是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家,扎染费时费力,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久坐的耐心啊。何况扎染卖不起价,一块布就赚五六块钱,全职做扎染的话根本没法养家糊口。”周城村的杨家三代人三代“青白”,承袭扎染的手艺,到了杨春燕父亲这一辈,扎染愈发不景气,杨春燕一度萌生过转行的念头。

661a386bf35d5031019ec041185cbd3_副本.jpg

扎染手艺在寻找新出路

如今,三十出头的年纪,杨春燕已是周城最年轻的扎染手艺人之一,而她能在如此年纪担起这份传承的重任,也是命运于机缘中的安排。

两年前,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和北京蚂蚁力量传统手工艺文化发展中心支持下的“妈妈制造”项目拿着定制的版式来到周城村,希望以高于市场价数倍的薪酬寻得能够制作如此扎染的手艺人。杨春燕家的染缸吸引了项目团队,她成了“妈妈制造”周城扎染合作社的带头人。她形容自己是“被馅饼砸中”的人,也是由此,她带着传统的扎染手艺走上了一条崭新的大路。

965be39ccd7dfa0dcc4dc0079b2c1c4_副本.jpg

在与著名设计师张肇达合作过程中,杨春燕也在不断尝试把扎染做得更时尚、更易于大众所接受。在服装成品上以扎染做点缀,将扎染制作成更便于携带的围巾,在除却传统棉布以外的绵绸、丝绸上试验扎染之法,更浅的着色、更简洁的花样,平缝、毛毛虫、珍珠花等传统针法如何与图案结合才会更生动……这些都是杨春燕在探索的方向。尽管很多新技法还不能被老一辈所接受,但她明白,如果扎染依然只把眼光放在床单桌布、蝴蝶花草上,它的美便永远走不出“卖不出去”的困境。

借助项目的资金,当地白族阿妈参与扎染的收入得到增长,但从公众认知上来看,仍然需要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到守护这一传统技艺的阵营中来,在这场长期的文化传播征途中,更需要互联网和年轻人的新力量加入,才能让扎染不再只是蜷缩在苍山一隅的小生活,而成为全人类共同瞩目的文化瑰宝。(文:南开大学 夏书言 图:中南大学 蒋瑄)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